澳门威·斯尼斯5845(国际)官方登录入口-Made in China

档案解读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
长着羽毛的朋友
信息来源: 澳门威斯尼斯5845入口 责任编辑: 澳门威斯尼斯5845入口     发布时间: 2022-01-18 11:17 浏览次数:

一些人认为可怜的传教士在中国过着艰辛甚至枯燥无味的生活。真的这样吗?不可能!因为,除了他的工作之外,只要他愿意,就有数不清的事物吸引着他的注意力。很多中国的习俗看起来很奇怪,但是我们很快就会习以为常,再不去注意它们,你会逐渐习惯和他们一样地去生活了。但是自然之物,上帝的杰作是永远和我们在一起的,而且他们总是在变化。风光、气候、岩石,各个季节的树木和果实、灌木、攀藤植物和其他植被很多都跟我们国家的不一样。树叶生长的季节,开花的季节,结出果实的季节,还有那许多其他的一切,昆虫,大的和小的、漂亮的和怪异的,还有那与此相配的无所不在的鸟儿。所有的一切都充满了趣味!

关于鸟儿,虽然不是最为重要的,但我今晚要写一写。鸟儿,是人类长着羽毛的朋友。当你伤心的时候,鸟儿们会使你高兴;当你感觉疲惫想要放弃的时候,鸟儿们会给你鼓励;当你在最需要帮助的时候,鸟儿们会帮助你。它们确实是奇妙的生物,是我们慷慨而慈爱的上帝给人类的礼物。

你有没有仔细地看过一只鸟儿?有没有研究过它?如果你曾经这样做的话,你就会明白我的意思。假如你没有,你可能就错过了生活中最美好的一样东西。

你见过哪只野鸟懒散的吗?你说它睡着了。哈!但它不机灵吗,你能用手抓住它吗?你有看过它们筑巢,育雏,或者是教幼鸟如何飞翔吗?是的,如果我们愿意,并且想学的话,它们也能教会我们。

“有谁能比它们更整洁更灵巧?有谁能比它们更快乐?”

这已经有点离题了,我这里想要描述一些处州冬天和春天的候鸟。这些鸟里面,有多少是你认识的呢?在这里,我没有什么老师教我认鸟,我也不知道它们叫什么名字。

首先讲最大的。鸢,这是一种庞大的棕色的鹰,展开翅膀从这头到那头有三四英尺长。它们简直是活的飞机,一直在天空盘旋着,盘旋着,有时滑向地面,然后又突然拔起,冲上天空,直到成为遥远的一个小点。做这些动作的时候,它们不需拍打翅膀,只是一味翱翔。你可以数小时地欣赏它们乘风飞翔。它们翅膀顶端巨大的羽毛时而张开,时而合上,像船舵或是飞机上的螺旋桨,如果彼此靠地太近的话,它会猛地俯冲向下方的那只,同时发出要作战般尖利的叫声,和海鸥互相追逐的时候发出叫声很像。它真是天空的主宰,盘旋,滑翔,翻滚,似乎还能翻过背来飞,只要它愿意,它就可以在天空飙行。它们很少落在人能近距离观察的地方。

乌鸦。绝大部分和我们国家的乌鸦不同,但毫无疑问,它们肯定是乌鸦。它的体型稍微大一点,而且在颈部和肩部有一条白色条纹,头和身体都是黑色的。它们的叫声相似,但比加拿大的那些乌鸦更刺耳。

野鸭。是的,这里有野鸭,但不能射杀它们,因为我们没枪。尽管它们大多数是普通的灰麻鸭,但偶尔也会看到体型较大的绿色雄鸭。常见的那种背部灰色,翅膀上有一些黑色,而肚子则是白的;它们的头是黑色的,又镶嵌了一圈红褐色,显得很漂亮;它们的嘴长而尖,带有一点钩,里面长着锯齿状的细牙。另外一种个头小点,专门潜水,它有长长的脖颈,很少飞,除非人逼到跟前,要不它就索性钻进水里。

有时候也会看到一只鸬鹚低低地飞在水面上,把它黄色的长嘴巴直直地伸向前方。这里的中国人把这种鸟抓来驯养,为他们捕鱼。时常可以看到一个渔夫站在竹排上,竹排两头站着些煤黑色的鸟,大小和鹅一样,好似神情阴森的秃鹫一般盯着水面,寻找猎物。这种景象让人觉得有些怪怪的。鸬鹚的主人对它们很粗暴,在它们脖子上套了一个圈,来防止它们把鱼吞下去。他们会抓着鸬鹚先生的脖子把鱼弄出来,然后随意地把它们往竹排的另一头一丢。我们的鸬鹚先生拍打着翅膀挣扎着站起来,还是顺从了他悲苦的命运,继续去抓鱼。

接下来是喜鹊们。说起来真怪,尽管它们有“爱唠叨”的名声,人们听到唯一的声音是一种尖锐的粗劣的聒噪。也许是向人们发泄情感,不过叫的时候很少。它的颜色黑白相间,几乎和乌鸦一般大。全白的身体,黑色的头,半黑的翅膀,从翅膀尖端到第一节是白的;尾巴黑色,长而尖,类似其他全黑色鸟类的尾部,只是更长一点,而且当它们走或跳跃时,一双长腿会使它们来回摆动。

另一种常见的鸟是野鸽子。它的颜色棕灰混杂,有着非常整洁和有光泽的羽毛,还有一张相当长又稍带钩状的嘴。它们非常胆小,一点点声音就会使它像子弹一样飞出去。当有人靠近的时候,它会先用翅膀拍打发出一种特殊的嗒嗒声来作为警告,然后就飞到空中。不过它们还是在我们房子周围筑了好几个巢。它们的歌声像是一种从喉咙里发出的“咕咕”叫,重复地非常快,这叫声听起来像是“It’a cow(这是头奶牛),” “It’s a cow,”或是拉长的叫声,“It’s a dandy cow”(这是一头漂亮的母牛),同样地重复很多次,而且经常是一遍比一遍快,好像它被自己的声音吓住了一样。

接下来是我们最佳的歌手,一种全黑的鸟,黑得没有任何金属光泽,从头到脚,一张黄色的喙算是唯一的亮色。它常常低着头在地面上跑,它的脚交替移动得非常快,不时地停下,左右看一看,听一听。从它的大小和行为来看,和加拿大的知更鸟十分相像。甚至有时候它的歌声都很像知更鸟,只不过它的曲目有更多的变化,有时甚至能发出云雀那样的颤音。我敢说,它是“黑色知更鸟”,你可以这样地大胆称呼它。

除了这种鸟,我们还看见有另一种黑色的鸟。它的长相看起来并不很优雅,在大小和外形上类似于我们的欧椋鸟。它有短且厚的翅膀,翅膀很尖,还有一条宽而粗短的尾巴。它脖子不长,在那有点儿长又泛着淡淡黄白色的喙上方,梳子一般立着一簇奇异的黑毛。这种黑鸟身上唯一不同的颜色就是翅膀中间有一个白色斑点,还有腿是纯黄色的。它们在冬天成群地飞来,冬天过后,也会有一些逗留在这里。它们看起来是很骄傲的鸟(尽管没有任何东西好骄傲的),在地面的时候,它们从不跑,只是双脚跳跃或是慢慢地、趾高气扬地从一处跳到另一处。它们似乎只有一种叫声,一种饶舌的又响又粗的叫声,有点像“queek”(音“奎克” )似的尖声的呼哨。

是的,这里有好些麻雀,和加拿大的完全一样。它们在这些地区非常普遍,以至于中国有句古老的谚语里都说:“任何地方都有三样东西,豆腐、麻雀和绍兴人。”

再来说一种黑白相间的鸟。在大小上它大约和巴尔迪摩金黄鹂鸟一样,长而窄的尾巴尖尖地向上翘起,和鹪鹩的尾巴类似。它的头和背是黑的,嘴是棕色的,身体是白的,翅膀是白的,只有沿着翅膀前部边缘有一块黑的边,尾巴是白的,尾巴的末端又是黑的。这种鸟习惯于捕食虫子。它有几种甜美的歌声,有一种唱起来就像这样:“cheh ee,cheh ee,cheh wee,cheh wih”,犹如笛声,但声音很轻,好像它怕惊扰到年纪大的鸟儿们。有一只这样的鸟常在我弹管风琴的时候来,它栖在附近的屋顶上,用它优美的歌声陪伴着我,一直到我停下来为止。我猜它是想用一点真正的音乐来盖住我这可怕的噪声。

有几次我也看到了一种小小的红胸脯的鸟,它的外形和习性很像英国的知更鸟。

还有一种体型小巧的石板蓝色的鸟,习惯吃幼虫。它会沿着地面跑,移动的速度非常快,而且相当漂亮,但看上去似乎不会叫。“哎呀,好漂亮!但却是个哑巴!”

我看到过几只啄木鸟,还有一些小的吃种子的鸟,它们看起来和我们国内的雪鸟完全一样。它们也是成群活动的。

好了,这些都是冬天的鸟,但无论如何不是全部,只不过是我脑海里印象最为深刻的几种而已。

下面是一些春天里的鸟。

沙燕,和家里的一样。大翠鸟,也和国内的差不多,冠和身体都是棕色的,只是喉部没有棕色。还有剑鸻中的一个大的种类,长着非常有光泽的灰色羽毛,大约是加拿大双领鸻的两倍大。(大的白色鸻是在夏天时飞来。)然后有些鸟几乎就像我们的小鸡,只是没那么圆胖。鹪鹩也会不时地顺便来拜访一下。

沿着河岸,人们会看见很多小的淡蓝灰色和白色相间的鸟。灰色的头和背,脖子和身体的下面是白的,白色的翅膀镶嵌了精美的灰色边,两侧的羽毛和它长而窄的尾巴同样是淡灰色的。它在离水面几英尺的地方盘旋,迅速地挥动它的翅膀(好像做起来不自然似的),然后猛冲向水面用喙抓走了一只飞过的昆虫。它们的数量很多,胆子大,不害羞。

有几只鸟是属于鹪鹩这个种类的,灰绿色,在昆虫开始出现的季节来访。与这种鸟几乎同时出现的,还有一些顶部呈卡其色的鸟,头部略有羽冠,白色的脸颊,灰色的身体,还有一个相当长的嘴。它们是鸣鸟,有很甜美的声音,只是叫声很短。

写到最后,我不能不提一下小翠鸟,它是一种深春才出现的鸟儿,美丽非凡。它是大翠鸟的迷你版,从形状和习性来说两者差不多,但颜色不同。

它的蓝绿色的外衣有着金属般的光泽,无论是迅速地飞过去,还是在潜水之前悬停在离水面三四英尺的地方,它都显得那么闪亮,耀眼。起先我甚至以为它们是蜂鸟,因为它们的体型如此的小,只有两英寸半或三英寸长。

还有很多没有提到的鸟,等到它们下一次来居住的时候再给你讲。就我以上所说的这些,就足以让你知道,我们在处州有很多长着羽毛的朋友。

鸟儿,鸟儿,鸟儿,它们总是使我想到亚西西的圣方济各,他是动物和自然环境的守护圣人。他是那么的爱鸟儿,和它们说话,这些完美的小生物,他爱它们,因为它们是如此愉快地实现了它们的创造者——上帝的愿望。



XML 地图